<sup id="meww8"><wbr id="meww8"></wbr></sup>
<rt id="meww8"></rt>
<tr id="meww8"><xmp id="meww8">
<rt id="meww8"></rt>

太重供給側改革重要成果 向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獻禮

成“鋼”

——“鋼輪鋼錠批量化生產項目”提前一個季度完成年產目標紀實

千帆競渡,太重人用砥礪奮進譜寫初心。

再接再厲,太重人用辛勤汗水繼續前行。

黨的十八大以來,太重積極應對經濟新常態,全力推進公司轉型,持續深化精益管理,不斷提升運行質量,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

福滿金秋。就在十九大即將召開之際,太重收獲了“鋼輪鋼錠批量化生產項目提前一個季度完成年產目標”的果實,向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獻上了厚禮。

“鋼輪鋼錠批量化生產項目”是集團公司2016年確定的重大項目,項目目標年產5萬噸鋼輪鋼錠,產品合格率96%以上。冶鑄人接過項目建設的大旗,一項項設備改進、一個個工藝提升、一次次質量飛躍,鐫刻著冶鑄人鋼鐵般的意志和敢為人先的堅實足跡,書寫著冶鑄人不負重托的閃亮答卷。

事實證明,太重人有膽量、有魄力、有智慧、更有擔當!

鋼輪鋼錠月月持續高水平產出,9月份單月竟突 破 了 8000 噸 大 關 ,1~9 月 共 生 產 鋼 輪 鋼 錠50923.75噸,是去年同期鋼輪產量的4.9倍,提前一個季度實現了5萬噸目標,且質量穩定,合格率達99%以上,已完全具備了月產出8000噸,全年突破10萬噸的能力,成為萬噸項目投產后又一個重大產品支撐。

這不僅讓冶鑄煥發了新的生機,實現了“萬噸項目”的達產目標,也實現了軌道交通輪軸產品原材料的自主供應,真正掌握了市場主動權,彌補了以往輪軸鋼錠不能生產的短板,是公司推進供給側改革的成功典范,意義重大。

改!就是做以前不可能做到的事

萬噸壓機一直是太重人的夙愿,但大型鑄鍛件國產化研制項目上馬以來,卻遭遇到市場的巨大波動,一方面是集團公司鋼輪產品市場逐漸打開,卻長期大量外購車輪坯料,冶鑄供給的坯料占比僅有5%,迫于生產組織困難一直未能批量供給;另一方面是萬噸項目自2012年底投產以來一直未能達產,煉鋼新系統達產達效的目標仍未實現。冶鑄分公司2012年成立以來,年產鋼水量在8萬噸左右,而根據現有生產能力,年產應達到13萬噸左右,隨著市場變化,原有的產品結構供大于求,鋼水產量也逐漸減少,生產任務嚴重不足,虧損局面難以扭轉。

冶鑄分公司發展向何處去?

如果“穿舊鞋走老路”,肯定是死路一條。

如何“穿新鞋走新路”,必然是嚴峻挑戰!

集團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王創民在“十三五”開局之年,將“鋼輪鋼錠批量化生產項目”作為公司的首批重大新產品開發項目。這是集團公司在困難時期采取的重大應對舉措,是公司實現調結構、補短板、提升運行質量的重要部署。公司對項目進行浮動獎勵,根據項目的進展情況分階段兌現,著力將項目打造成為企業新的亮點、新的精品。

王創民在“重大新產品開發項目承包責任書簽字儀式”上指出,目前,冶鑄分公司虧損局面難以扭轉,生產任務嚴重不足,要將“鋼輪鋼錠批量化生產項目”作為重點項目,嚴把生產流程,確保穩定生產,提高控制水平和管理能力,實現鋼輪鋼錠質量水平和供貨能力,為公司輪軸產品的自主研制提供保障。

這是冶鑄分公司的翻身工程。

冶鑄分公司時刻都在變化。

“鋼輪鋼錠批量化生產項目” — —2016年3月開始調研,5月確定改造方案,9月完成項目改造,2016年共完成鋼輪鋼錠15486.5噸;2017年3月月產量超6000噸,上半年產量突破30000噸,連續四個月產量超6000噸,9月單月突破8000噸,1~9月產量突破5萬噸。

時間是開拓者前行的刻度,是奮斗者筑夢的見證。冶鑄人終于闖出一條新路,打開了新的局面。

“新起點”如何書寫“新篇章”

由于原材料供應不穩定,澆注模具數量、鑄坑不足,加之生產周期長、生產效率低、技術及操作等原因,以及除塵灰的排放問題等都是導致鋼輪鋼錠的產量和合格率偏低的原因,致使項目未能有效正常的按計劃完成。

2017年,項目改造完成,冶鑄人開始研究如何提高生產效率,如何穩定質量,如何控制成本,如何打好這場翻身仗。這是“難啃的骨頭”,也是必須下定決心“要啃的骨頭”。

解決制約生產的“大麻煩”

2016年入冬以來,華北地區成為全國大氣污染的重災區,其中太原市成為全國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城市,也是國務院確定的京津冀及其周邊區域大氣污染防治6個重點城市之一。2017年4月28日到5月28日是環境保護月,環保部重拳出手,三令五申:橙色預警限產,紅色預警停產。

再看看煉鋼廠:生產過程每日約產生5噸除塵灰,環保部嚴令除塵灰不允許運載上路,不能落地處理。這就造成了除塵灰積壓嚴重,除塵處置點停產,除塵設備不能運行,使煉鋼廠多日停產,嚴重影響了“鋼輪鋼錠批量化生產項目”的正常運行。瓶頸阻塞,與之相關的鑄鋼、鍛造等也無法正常運行,對冶鑄分公司造成的損失無法預估。

“這個除塵灰真是大麻煩,不僅量多了,我們無法生產,連處理它都是麻煩。乞求別人來把除塵灰拉走,還要交付運輸費、處理費。”煉鋼廠廠長曹岸春介紹道。

困則思變。煉鋼廠一定要解決這個“大麻煩”。方法就是尋找除塵灰的二次利用方法。

2017年6月以來,煉鋼廠開始探索使用除塵灰代替冶煉過程中所需的氧化鐵皮,使除塵灰中42.65%~53%的氧化鐵通過造球,來實現除塵灰的再利用并實現“零排放”。

這是唯一的途徑,這是科學的選擇!

煉鋼廠各個部門緊密配合,不斷地嘗試,從先用粘結劑壓塊到粘結劑造球,再到水造球,奮戰一個多月后終于試驗成功。水造球方法的應用不僅能使除塵灰代替氧化鐵皮再利用,還使每噸剛節約氧化鐵皮約5公斤,從而節省了原材料的使用;同時,水造球還有稀釋劑的作用,代替了螢石的使用,不僅保護了生態環境,還節約了原材料。真可謂是“一舉三得”。

截止目前,造好的除塵灰球約400噸,已使用了370噸,其中控制除塵灰球的水分含量在≤6%,在冶煉造渣過程加入,每噸鋼用除塵灰球約20千克,每個月因此而節約的氧化鐵皮、氧氣使用量和運輸費用等,保守估計也在13萬元左右。除塵灰球的投入是一項重大創新,它一方面降低了成本,另一方面實現了零排放。除塵灰內部循環利用試驗的成功,從根本上消除了其排放污染問題,煉鋼廠由此絕處逢生,迎來了新的篇章。

檢查爐體情況

理順工序提升生產效率

澆注工序是制約鋼輪鋼錠生產的瓶頸,每月最多完成23爐、2300噸鋼錠的作業,很難形成批量。要知道,在整個澆注工序中需要經過砌盤、抽風、坐模、澆注……脫模、刷模、吹掃,這期間需要裝眼磚、砌盤、來回起吊運行。跟車工則需要從坑上、坑里、裝車、平地、脫模...等9道工序、18次起吊才能完成一個澆注支數,而一爐鋼水要澆注24支澆注支數,一天要產出6爐鋼水,照這樣計算的話,如果滿負荷生產,跟車工需要往返跑2000多次。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簡直是不可能。

先理順工序,是冶鑄人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必須抓緊時間改!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鋼錠模設計將原來帶底的鋼錠模改為直筒式,原先需要裝眼磚,做模子時需要對眼,現在在錠盤上直接鋪上鐵皮,蹲上模子即可;在鑄鋼造型跨改造后增加了五個坑位,清鏟跨增加脫錠區,改2.5噸鑄坑為3.9噸鑄坑;從倒班組三個班組中的12砌盤工中抽出6個人成立砌盤組,剩下6個人分到跟車組,增加跟車人員數量;鋼水包整體外包,跟包人員減少3人增加到跟車組,跟車人數增加了9人;通過取消底盤、改坑內砌盤為離線砌盤、500噸電平車與300噸電平車同時運輸;增加注速監視儀設備,穩定澆注速度,控制不穩定因素的發生;澆注跨將第一盤澆注支數由24支改為26支,將十齒盤利用到3.9噸的鋼輪生產中,加快錠盤的周轉效率,減少交叉作業,最終使各工序作業順暢。這樣,從2017年3月工序調整到位,每月鋼輪鋼錠產量直線上升,穩定在6000噸以上。

冶煉還通過配碳量、出鋼碳控制、精煉包改造等提高生產效率,電爐單耗從2016年741度降到2017年674度,噸鋼下降電耗67度,冶煉時間同比縮短30分鐘。在實施冶煉程序時,以往測定鋼水溫度時操作七八次也不一定精準,沒有找到操作技巧,就一直靠嘗試。現在在工部每周都要進行主題討論,在前一次的主題討論中,就把“如何準確測溫”作為討論的重點,大家一起出點子、找方法,把這些生產中碰到的小問題一個個“突破”。不僅問題逐個解決,其他技術能力較弱的員工,也在討論中一步步提高,工作效率逐漸提升。

“我們現在每個工種都是連續作業,銜接順暢,最大地發揮了人員、設備和生產能力,大家每天按工序節點工作,逐漸統一到一條戰線上,就在9月份不到20天的有效作業時間內,又爬上了一個新高度,月產總量突破12000噸,鋼輪鋼錠突破8000噸,我們既十分高興,也信心十足!”煉鋼廠副廠長陳培紅說起來9月份的業績時顯得很開心。

這一系列的不可能,冶鑄人憑著拼搏和奮進變為可能,變為必然。

在配電室控制電機

穩定設備正常運行

年初以來,煉鋼廠以確保爐體穩定運行為出發點落腳點,超前控制,力爭使設備良好運行,制定并完善了煉鋼廠設備管理制度及考核辦法、備品備件管理制度、設備科人員崗位職責,從制度及人員職責上保證了設備的良好運行。

同時,及時把握設備健康趨勢,制定了完善的設備點檢、巡檢、聯合檢查制度。由設備操作者進行設備運行前的點檢,確保設備良好運行,每周由機修工部按照重點設備、主要設備、輔助設備的分類進行設備巡檢,對巡檢出的問題按照緊要程度,按計劃進行處理。每周對1臺重點設備進行聯合檢查,對點檢、巡檢發現的問題,及時準備備品備件,并跟蹤處理結果,形成閉環管理,設備安全穩定性由此大幅提升。

“我們還根據生產節奏,利用每月的停爐中修時間,制定有針對性的設備檢修計劃。不追求檢修項目的數量,而是要求確保每次下發的檢修計劃保質保量的完成。”主管設備的煉鋼廠副廠長楊鵬介紹道。

根據新系統設備運行特性,還對80噸電爐、2臺120噸精煉爐、真空泵、燃氣鍋爐、水處理等設備制定定期的檢修保養制度,并嚴格執行。確保設備的良好運行。

在各個環節把控質量

量上升了,質也一定要過硬。

先來看組數據 — —

2017年3月的廢品率為1.2%,5月廢品率為1.4%,6月廢品率為1.48%,已達到峰值。

把控質量勢在必行。鋼輪鋼錠質量要求嚴苛,工藝參數較為復雜,且時間緊、任務重,大家都緊繃著一根弦,在同一條戰線上用力氣,不敢有絲毫的馬虎懈怠,這對于所有人來說,每一個環節都是一場嚴峻的考驗。

初煉熔化期、氧化期吹氧

首先把好“入口”關。從加工備料開始,要對廢鋼進行化驗,每車必檢。如遇到不合格的廢鋼就翻倍抽檢,在車輛的前-中-后三段進行抽檢,把好“材料關”。

控制出鋼碳。在初煉環節找廢品原因,發現出鋼碳是影響廢品率的主要原因之一,出鋼碳<10個碳的廢品率高于出鋼碳>10個碳的廢品率2~3倍,嚴控出鋼碳。

查看爐體情況。把握好粗鋼眼的使用次數和更換時間,在生產中堅持爐體維護再生產。

掌握過程“碳”情況。控制吹氧量,配碳量,在生產過程中細觀察、嚴控制。

嚴把廢品關。對典型廢品進行解剖分析,找準問題的工序點,逐一進行改進。

……

“把控質量是啃硬骨頭、穩定生產的必要階段,必須橫下一條心來抓。 ”主管生產的煉鋼廠副廠長叢吉日說。

2016年的解剖鋼錠、解剖車輪研究產品特點,到2017年研究生產工序質量,分階段保證產品質量。冶煉工部研究成功了去鉻保碳措施、出鋼碳成分控制、爐后脫氧劑加入量及順序、氧化渣控制、精煉分階段脫氧劑用量及[O]目標值、鋁含量各階段控制要求、真空脫氣的各項操作及[H]目標值及最終鋼水出鋼要求,澆注從材料干燥、錠盤砌筑順序、錠模刷的次數、錠模砌筑順序、清潔的各項操作及保持、保護渣的包裝及吊掛、注速的精確控制、脫模要求,交檢質量要求等等方面都制定了詳細的工藝,另外通過典型問題解剖、生產質量分班組統計查找質量深層次原因,制定改進措施,產品質量始終穩定在98%以上。

到了9月份,第Y765爐鋼輪鋼錠出產時,不僅實現了產量50087.8噸;而且產品合格率達到了99%以上。目前,廢品率下降到0.89%,且持續穩定。

冶鑄生產的鋼輪鋼錠投入到太重鐵路工業園的車輪生產線上

軌道交通有限公司技術中心成優高工李秋蘭說: “超聲波探傷合格率越來越高,質量越來越穩定!”

這是來自用戶的肯定。去年一年,冶鑄分公司僅供貨1.5萬噸,占軌道交通有限設備公司采購總量的10%都不到,量不大、但廢品率高。而2017年1-9月份,冶鑄分公司的供貨量已占現有采購量的40%左右,量提升了、鋼水的純凈度提升了,合格率也提升了,廢品率還不到1%。此外,煉鋼廠還改變鋼輪鋼錠定型工藝,使定型發生改變,不僅提升了冶鑄分公司的生產效率,軌道公司的生產效率也得到了提升。

煉鋼廠在6月份提出的“產量穩、質量穩、安全穩”的“三穩目標”,在三季度末均得以實現。

降成本!迫在眉睫!

集團公司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經理張志德在鋼輪鋼錠批量生產項目三季度總結會上指出,要進一步把控產品成本,找準改進方向,真真正正把成本降下來。

成本管理是項目達效的重要方面,為此,分公司也做了大量工作。從爐前操作開始,避免大沸騰操作、保護鋼水量,到保證出鋼量的準確率,獎罰有序;再到運用過磅、回收利用廢鋼水,利用二次返回料,降低冶煉費用,不斷降低管理成本、材料成本、澆注成本……僅僅在煉鋼廠,各個工部、各個環節降成本的方法大大小小上百條,僅一次季度降本增效的措施會上,煉鋼廠就共梳理出33條有效措施。

截止三季度,與去年同期相比,煉鋼廠噸鋼成本下降236.61元,共計節約資金二千多萬元。

此外,煉鋼廠還以獎勵為措施,將節約價值的10%、合金節約價值的3%都會獎勵給職工。以7月為例,煉鋼廠共計節約成本40余萬元,發放獎勵4萬多元,讓每個職工得到節約利益,充分發揮大家發現節約措施、養成節約習慣主觀能動性。

煉鋼人如何煉成“鐵打的”

2017年6月22日習總書記再次視察太重,深情囑托蘊含著光榮使命,殷切期望包含著持久信賴。習總書記再次視察太重之行,點燃了太重人心中的一團火。在七八月份最熱的月份里,也是“鋼輪鋼錠批量化生產項目”的生產高峰期。在高溫不斷的天氣里,一線職工們必須“捂得嚴嚴實實”作業,在火熱的爐火前,一串串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滑落,背上的衣服轉眼就濕透了。跟車人員騰坑、熱模子也同樣面臨高溫的“烤驗”,砌盤人員蹲在幾百度錠盤上工作時,腳底、身體上承受著劇烈的疼痛。吊掛擺放“中注管”過程中在高溫烤熱下,工人們常常會出現缺氧等現象。時間長了,身上都起了濕疹。夏日的桑拿天,濕疹讓人難以忍受,只有咬牙堅持著。

這是一支能打硬仗、敢打硬仗的隊伍。是他們練就了鋼鐵般的意志,塑造了嚴謹的態度,經受住幾百度高溫的“烤驗”,才促成了項目取得今天的突破。

那么,咱煉鋼人是如何煉成“鐵打的”人呢?分公司黨委團結隊伍、凝聚人心、以“軟實力”解決“硬問題”!

從解放思想開始,讓不可能成為可能

冶鑄分公司黨委書記司振濤介紹說,大家原來都覺得再提高產量,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們就讓大家解放思想!

2016年,拿到項目任務的時候,大家心里都敲著鼓。直到2017年項目改造完成了,仍無法達產。冶鑄分公司經理姚國平亮出藍圖: “先完成月產6000噸的出鋼量,再完成年產5萬噸!”

但不少干部也認為不可能。

此前,煉鋼廠最高記錄是月產2300噸左右,2017年1月僅完成1150.8噸,2月完成產量3297.3噸,1-2月總產量還不足5000噸,這離月產6000噸的距離相差甚遠。

“沒有勇氣就不可能發展。”分公司從解放思想入手。

解放思想,突破心理壓力。煉鋼人在巨大心理壓力下迎難而上,20173月首次完成目標任務,鋼輪鋼錠產量達6197.1噸,極大的振奮了人心。

勞動競賽,提高生產熱情。年初,分公司制訂了“鋼輪鋼錠保質、保量生產競賽”方案,產量達5500-6000噸、每月獎勵5萬元,產量達6000噸及以上,每月獎勵10萬元。同時,煉鋼廠也制訂下發了想配套的勞動競賽方案,產量越多就獎勵越多。

合理化建議,破除生產瓶頸。煉鋼廠梳理制約生產難題,開展合理化建議活動,向職工征集建議,從思想和行動上, “雙關”破除生產瓶頸。

班組建設,匯聚團隊力量。熱加工工序都是集體操作、團隊作業,凝聚職工力量就要從班組建設抓起。煉鋼廠對各班組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整改,政策更加明朗、紀律更加嚴明、責任更加明確,職工的執行力大幅提高,工作面貌也煥然一新,大家鼓足干勁、再接再厲、戰高溫奪高產,終于在九月底提前完成了年度目標任務。

拿起價值觀“武器”,改進生產經營難題

分公司以太重核心價值觀為抓手,冶鑄人一方面以生產經營實際問題為入口,引導大家踐行核心價值觀;另一方面以太重核心價值觀為武器,實實在在的推動項目組難題的解決。

2014年的下半年到2016年的上半年,近兩年時間,兩次“大討論”,圍繞冶鑄怎么辦、部門怎么辦、領導怎么辦、職工怎么辦,組織全體干部職工反思不足,查找差距,通過72場次大討論,切實增強了干部的危機意識和責任意識,提振了信心,凝聚起了正能量。

分公司在價值觀與生產實際的切入點上下功夫,在考核、宣貫上著力,在融合點上謀劃。今年結合四級崗位責任清單,制定了處級、科級、班組長及職工的四層級核心價值觀考核辦法,按季度對每位職工提出考核目標,按月組織打分評比,目前已累計獎勵304人次,獎勵金額45.6萬元;開展了“查陋習、定規矩”活動,規范職工的日常行為舉止,使核心價值觀內化于心、外化于行,提升了干部職工的素養,使干部職工的精神面貌明顯改變,士氣明顯提升。

太重核心價值觀的工作理念影響和帶動了分公司的各個工部、各個班組,大家在工作中將價值觀理念入心入腦。閆罡是煉鋼廠冶煉工部甲組組長,他和煉鋼廠超高功率電弧爐及精煉爐“較勁”了16年。當出鋼搖爐帶渣問題出現時,他通過多年操作中的經驗總結分析,發現是操作不夠精細,生產模式未能固化,無法做到生產“復制”。為此,他多次和組員共同討論、仔細推敲、認真琢磨,通過掌握好本爐裝入量和上一爐的余鋼量很快解決了這一問題。他用“精益求精”,要求著自己也要求著組員們。在9月份鋼輪鋼錠的產量中,閆罡的班組共澆注27爐鋼水、完成鋼水量2700噸。

同時,他在價值觀的考核中為每個組員“私人訂制”了各自的考核內容,讓考核做到數據化、針對化。 “我們分公司的考核都是到個人的,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目標,我相信,我們能做到‘爐爐出精品,爐爐是好鋼’。”閆罡說。

用好三支隊伍,凝聚攻堅力量

— —提升干部隊伍素質。分公司黨委制定四層級考核清單,明確處級、科級、班組長及職工的職責,每周檢查分析落實,每月匯總打分排名,與績效工資掛鉤。干部隊伍的執行力和落實力得到了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冶鑄分公司大膽選人用人,在近期特鑄廠合并搬遷為鑄鋼工部二支部的過程中,采用領導競聘上崗,最終,一名80后的技校生站在了二支部“領頭羊”的位置上。經過他的帶領,二支部一舉突破新高,月產量比原有最高產量竟然翻了一番。分公司不斷加強組織管理,讓能人、強人站到關鍵崗位之上,帶動整個分公司的精氣神兒。

— —加強黨員隊伍引領。黨員是干事創業的先鋒隊,為加強黨員隊伍引領作用,分公司黨委按月組織對全體黨員進行打分考核,對排在后三位中的黨員進行談話教育,去年累計談話22人次,有力解決了一些黨員責任心不強等問題,促進更多的黨員在項目的開展中帶好頭,用榜樣的力量,帶動更多的干部職工積極投身到項目中。

— —凝聚職工人心,打造團結隊伍。職工是企業最寶貴的財富,企業的發展離不開職工。分公司用提合理化建議的方式,讓職工主動投身到參與企業發展上來,凝聚起職工力量。大家在活動中把企業當成自己的企業來提建議。圍繞項目開展中的難點,分公司黨委利用群眾座談會,從職工中收集建議、尋找方法,更可以了解職工之所想,解決職工之所急。大家提出的問題分公司都要在下一次會議上通報解決情況,這讓職工們有更多的獲得感。

在項目開展最關鍵、天氣最炎熱的七八月份,分公司將綠豆湯、冰露水、冰糖、藿香正氣水、風油精等防暑降溫用品及時送到一線職工手中,絲絲的清涼入胃,暖的卻是職工的心,凝聚的是高昂的士氣。干部關愛職工、職工們以主人翁精神艱苦奮斗,大家的勁兒使在一起,這才最終促成了項目實現突破。

供給側改革成果,獻禮十九大

共筑理想目標,共赴錦繡前程。 “鋼輪鋼錠批量化項目”提前一個季度完成5萬噸鋼錠,月產鋼水量達8000噸,讓冶鑄分公司逐漸扭虧,走向“翻身之路”;軌道交通設備有限公司擁有更大市場優勢;集團公司補齊了輪軸鋼錠不能生產的短板; “萬噸項目”實現了達產目標,為大型鑄鍛件的持續開發打下堅定基礎。

共享改革成果,冶鑄分公司走上“翻身之路”。不僅釋放出分公司產能,鋼水產量逐漸增多,生產任務飽滿,虧損局面也在逐漸轉變。800名太重冶鑄人滿懷豪情,加速從跟跑并跑向并跑領跑跨越,奮力書寫冶鑄分公司“翻身仗”的新篇章。

共享改革成果,軌道交通有限設備公司擁有“更大優勢”。軌道公司鋼輪產品需求量大,但一直靠外采車輪坯料,項目的完成使得軌道公司能夠及時、靈活地為用戶提供產品。 “冶鑄分公司作為兄弟單位,在質量把控上、靈活供貨上、及時產出上都具有優勢。”軌道交通有限設備公司黨委書記沈志元說。軌道公司可以更多的承接急活、小批量訂單,在市場上擁有了更大優勢。

共享改革成果,萬噸項目迎來“第二春”。大型鑄鍛件國產化研制項目,計劃年產鍛件45000噸、鑄鋼件20000噸。但“萬噸項目”遭遇市場波動,至2012年投產以來,一直未能達產。45000噸鍛件、20000噸鑄鋼件,共計65000噸,這就相當于10萬噸鋼水的量。從過去的月產2300噸的歷史最好水平,到今天月產超8000噸,年產可達10萬噸的鋼水量作比較的話,萬噸項目現今達產,可謂今非昔比,真是迎來了“第二個春天”。

共享改革成果,集團公司補齊“短板”。集團公司遵循習近平總書記“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關鍵是行動要到位”的重要指示,主動適應引領經濟新常態,積極推進“去降補”。2016年集團公司的決定實現內部坯料批量供應,最終實現產銷自主化。在解決外部制約的同時,釋放內部產能,實現了公司內部產品結構調整。

“鋼輪鋼錠批量化生產項目”作為集團公司供給側改革的一項重要舉措,鋼輪鋼錠的批量化生產項目補齊了輪軸鋼錠不能生產的短板,形成輪軸產品自主生產的生產鏈。“項目”的完成正是集團公司供給側改革的一大成功案例,是供給側改革的重要手段,也是獻禮十九大的重要成果。

我們從項目的順利完成看到的是太重人敢于自我革新、敢于完成不可能完成的決心和毅力,是敢于面對自身弱勢、刀刃向內的勇氣和干勁,是在任何艱難險阻中發揮太重人砥礪奮進的精神,是能打勝仗、敢打苦仗、為我先鋒的職工隊伍,是堅定不移、堅持不懈實現“二次創業”的時代先鋒。

這是冶鑄分公司“鋼輪鋼錠的批量化項目”致勝的“法寶”。這也正是太重轉型發展致勝的“法寶”。

“難啃的骨頭”才初步見效,而進一步推進國資國企改革的征程才剛剛開啟。太重出臺了一系列深化國企改革的措施,太重將瞄準短板、聚焦痛點,擼起袖子加油干,須臾不容緩,片刻不放松。太重人有信心在四季度,再接再厲,在未來的2018年、 “十三五”再創輝煌。

東風浩蕩滿眼春。在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之際,冶鑄分公司踏上了新的歷史起點。 “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太重也站在更高起點,謀劃和推進國企改革,奮力爭當深化國企改革擊楫中流的“改革先鋒”。

不論身在何處、處于何種崗位,太重全體干部群眾將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牢記總書記“再接再厲”的重要囑托,把習總書記的勉勵和期望銘記在心,團結一心、履職盡責、砥礪奮進,擼起袖子加油干,以新的精神狀態和奮斗姿態,沿著黨的十九大指引的勝利航程,奮勇向前,向前!

其時已至,時不我待;

其勢已成,勢不可擋;

其志已堅,志在必得!

鋼輪鋼錠成品



上一篇:

下一篇:63833部隊客人來訪

广东11选5软件